阿列克谢

圣圈4.20被挂回应及声明

马 原来这位就是信使尘!

De la poussière:

【有图有字有回应,该说的一次性裱齐日后不回】


我不指望谁能看到这篇回应,更不指望能有人看得完,别提还有人会帮我转而让更多人看得到。但至少,我得发出来,就像一直鼓励我正面回应的同好一样,既然有些事你不该承受,你就不必让自己承受。加上忙完了三次元事务的我本该开始享受我的假期,结果朋友昨天吞吞吐吐告诉我,之前我曾视为前辈的圣圈老人珍心珍愿把我挂了。立刻,莫名火起。但很快她又翻到有人挂食堂,不久前她还给我说有很多角色粉纷纷挂人。


如果之前我不发也有部分顾念旧情的幻想,那么现在,经过了这段时间后,我只能说,“你以为你以为的,并不都是你以为的”。所以在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之前我有必要把之前没说过的全说出来。——“圈”本身或许是是非多(但我们也有很和睦的圈,比如现在还在不停基的足小圈。戏精能滚吗谢谢),但对圣斗士及其精神的喜爱和追随是永远不会变的。这不需要任何人管。任。何。人。包括所谓的聚聚们。对了,珍心珍愿,我知道你和米妙吧甚至圣圈内各路聚聚都很熟,所以你想怎么处理我在贴吧的贴子都随便你。以及我还是那个态度,不撕不扒皮,珍心珍愿,食堂或是别的什么人有什么黑历史你们自己知道想扒的人也已经在扒了,我只说我自己的事。


不废话了。对于之前在微博上被挂一事,我一直都未(是的,没有“似乎”,是“的确”一直都未)做出正面回应,但并非是我选择默认或回避,我选择的是,与挂我的人,之前我在圈中最心疼最关心的三个人,发私信,做保证,而后带着我自己都没有解决的疑惑和遗憾自己蜗居起来,以为可以还这个圈子一片宁静。


可是之后的日子里,即使我完全隐匿于“圈”,只是一个人圈地发东西甚至tag都不打文也都在停更修整时,几个同好仍跟我说,某些人还是找到了我,在视奸,在断章取义,而我都没有回应。因为,第一,我正忙于三次元的事情,第二,我的疑惑也没有解开,贸然回应的话,显得太不负责。


而且更好笑的是,离开后从朋友断断续续的截图里,我发现圣圈(也有同好说很多圈都有这现象)挂人撕逼双向阴阳嘴都是常态,我这点破事根本不算什么,而且还不断有人从我之后的只言片语中找到仍在和我联系的同好们,“善意提醒”他们离我远点。有意思,成年人的世界里还要干涉别人的交友权。不过不好意思,我没那么多时间看你们在这叽歪,包括各路所谓太太聚聚在那刷存在感。


那么借着这次要彻底离开(离开你之所谓“圈”不等于弃坑弃笔,ky不用高潮但我也没法组织你们follow),把该说的一次性说完。下面将我的疑惑和她们挂我的原因罗列如下:


她们的挂点——



  1. 我在“身份”一事上欺骗了她们;

  2. 我抄袭前人图片(包括珍心珍愿发的那张我根本没见过的图);

  3. 我改了老作当全新使用。

  4. 以上种种得出结论:我进入此圈有计划有目的,居心叵测。


我的疑惑——



  1. 我有明确临摹或借鉴(甚至就照着站位画)的图,我要么放了原图在侧,要么提了借鉴,那么我完全没见过的但的确动作高度相似的图,也算我抄袭吗?抄袭的界限到底在哪里,我日后还如何去画图(包括原创和同人)?

  2. 我已经承认了我偷懒改老作图一时爽快或做套背景尝试,但也就那一次,那,在我的所有产出里,“直改”占的比重很大吗?我亦没有逃避或否认,而是痛痛快快认错并删除了;

  3. 对于跟楼槽我“故意”虐角色的人引发的关于“写同人”的底线和自我修养的思考。


以下,我先把最受人关注的和好表明的东西表明了,再来慢慢的说最难说的问题(对,最难说的问题就是自从有了网络图库后最难证明或说服对方的抄袭难题)。



  • “身份”


就像之前寻在群里说过,她认为网络上暴露个人信息,照片等,对三次元是有危险的。她选择的方式是尽量不用真实个人信息或账号注册项目,我选择的就是“身份上的部分混淆”。


我在退群前就说过,除了预设,其他的一切都是真的。谁知道呢?四个天南海北原先或许一辈子都见不到的人,因为ss,因为好巧不巧四个人喜欢的分别是圣域四美,天雷地火的在几天时间内,私聊群,QQ群,语音,每日闲唠,甚至分享每天逗逼事糟心事。说句丝毫不亏心的话,自从进了QQ群我就很担心,因为我们的关系一旦很近,我之前用于自我保护的“身份屏障”肯定会慢慢破碎,但因为不久后这层屏障就会变成真实,我也只能寄望于它成真的那天,那样一来我也就没什么好内疚的。


最后,寻,食堂,丫丫,你们既然都知道了我的两个账号,那么我之前和你们说过的那些经历,是真是假,你们通过扒拉那两个账号的过去,应该心里有数了吧。


验证性视奸或许可以是个好东西,但如果因为这样就开始对人指手画脚、断章取义、妄加揣度甚至撕到了三次元,那就真的成了网络暴力,也和每个人口口声声要声讨和驱逐的ky,毫无差别。


这次之后我已经在所有平台都隐掉了三次元信息,只有几个关系特别好的、之前面基过的同好知道我的事情。自我认为,这也算是一种改过了吧。


重申和提醒:在二次元里还是要注意保护个人信息安全,因为就算不会面临被挂或被误解,也保不齐谁盗用你信息做坏事。



  • 改老作直接套用


我一直承认这一点,但是有部分修改的时候,比如火枪手人设图,至少米罗那一张我有明确说是来自波尔多斯的图的,至于我是在回复银子的时候说的还是我发的时候就说了,我是真不记得了。那段时间刚刚买到板子,十分热情地想要练上色和画同人,然后就在老设定的基础上选了两三个改过,再根据同一个背景又画了其他人(大艾,女神,撒加的图都是新画的,没上传过你们也找不到的,因为除了大艾的半成品拍过剪影给你们看其他两个都还躺在我本子里;)


既然她们已经扒出了我的账号,那么你们可以去那个账号看一看,我所有给足球小将的产粮,是不是也是在短时间内,疯狂的产出。最明显的是《泪战》,停更3年后大概2个月时间内13万字全补上了(虽然放到做网络写手的那里,这个数字实在太渺小了,但我毕竟不是呀)。


说明什么?说明我的特性还是没有变——一段时间的狂热产出后,冷静一段时间后,变成持续稳定的产或者被三次元的事冲淡后再继续。


那为什么足小吧我没有再发了?第一,那里全是实力yy,我不感兴趣;第二,岬吧有私群,我们会经常面基(有好几个在武汉读书或在周边工作),很多东西,聊出来就可以了。所以如果质疑我疯狂产粮的目的或效率,那么看一看我之前在足吧的记录就知道,我还是这个属性,没有变。只是当初我没有板子不画图而已。


说回这个小话题。上文我已经提到,部分我做过说明,但也许是有我没做过说明的部分,这一点,包括我改老作,我是一直,一直,一直,不否认的。而我现在也已经把涉及改动我自己的老作的作品,我能删除的,全部删除。日后告诫自己,不要偷懒,一物是一物,一事是一事。


除了那些被说直接改动的老作品,我的其他文图,在百度米妙吧或圣吧都有存根,以及星光双树园论坛我也有搬运(如果现在还没被删的话那里应该是最全的)。我有明确借鉴或参考,甚至老图重画时,大都有写灵感来源或借鉴来自何处。下面我给出我贴吧的截图。


 


















  • “入圈有目的居心叵测啊亲”


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为何有“混圈”这个词。我之前在lof发过一篇碎碎念中也说过,我认为,“圈”是由人组成的,你“进入”了这个“圈”,即是你与同样喜欢着某一事物的“人”在了一处。既然玩在一处,为何要说是“混”?我觉得“混”不像是个很好的字眼,有点浑浑噩噩的既视感。


如果是为了偷懒,我可以全部线稿+自动上色,甚至全部单色,但我一直在尝试如何画好彩图,如何上色,如何更好的修正笔下的人物,就是因为不希望画废,不希望只是混混而已,希望要认真的对待。抛开好看与否,我认为在这一点上,我的态度还是端正的。


如果我不认真对待,我也没必要把《忘却与记忆之间》的很多细节和lof一些读者讨论很多次,反复敲打剧情,甚至前面很多地方都已经被我重写过了。试问如果“混混”就可以过,我何必费工夫呢?说得更难听点,我要真有什么目的,我干嘛不去混热圈?


我不知道“入”和“出”的具体界限,我只知道就像我之前在那篇碎碎念里说的,喜欢就是喜欢了,是不会动摇和改变的喜欢,是哪怕身边的人走走停停,我也依然在这里。所以在我这里,没有“出入”一说。这也是为什么就算微博上撕得如此厉害,就算我这段时间销声匿迹安静如鸡,我也依旧在不停的画图,写文,修改前篇,练习上色。因为喜欢,所以不需要监督;因为喜欢,所以不管有没有人在,我都会愿意去做。


所以,你可以“赶”我“出圈”,但对我来说,“出入”与否,和我是否产出,完全,完全,完全,没有必然联系。因为我的产出开心的首先是我自己,这才是本源驱动力。哪怕现在我说我离开圣圈,我就不喜欢圣斗士了?我就不会偶尔画个同人了?我做什么事还要问谁同意不同意了?而且更恶心的是那些所谓觉得我抄了的图我一张没见过,我真正提到了的借鉴图,你们一张没发。说实话,搞笑到死。


旁的东西,包括他人的喜欢、厌恶、看与不愿看,都是副产品。有,欢喜接受;没有,至少我自己开心呀。坚持的时间长短、态度的端正与否,自己说了不算,看客说了也不算,断章取义者更不能说了算,那就让时间亲自来检验吧。



  •  “故意”虐角色


我不知道说这点的人,到底是不是看过我所有的文。因为,就是现在,我可以直接用文本身来还击。


纯恶搞且改编自四美群聊天记录的纯发糖OOC文:圣域四美系列。《那些事你最好别知道》《玫瑰花园餐厅的宴会》《论一个妙吹和一个布吹的自我修养》《论圣域四美是如何形成的》。注意,发之前,我有注明改编自聊天记录,有注明OOC,有写明,慎入。这些因为都涉及米妙糖,我都发米妙吧有存根。(这个系列日后我不会再写了,你们放心。完全改编的《自我修养》我也没有二次发布,因为那些感情现在,都,不存在了。)


米妙甜文《唯一确定的事》,2.4W字,米妙吧仍有存根。


沙穆甜文《你是今业与今朝》,7000字左右的短篇,星光吧如何未删就还有存根。


圣域恶搞小段子系列《圣域之最比赛系列》,星光吧如何未删就还有存根。这是纯OOC恶搞,爆笑向,发糖向。


甚至被槽最多的《忘却与记忆之间》,明确在章节中写明有糖的就有第六章、第十五章还有中间无数穿插糖。而且前面某些剧情和描写我都改过了。现在连载页面有。


【哦对了,不知道珍心珍愿大神有没有真的那么生气跑去跟米妙吧吧主或小吧说求删ky贴之类的,如果删了我也没办法了,毁尸灭迹呀大神~】


特别要提的是很多槽我虐沙穆那一章,这的确是我的失误,因为那一章我原本就改过,而我当初懵懵懂懂打开的是未修改的文档,所以发的是之前版本。现在已经开了新帖发修改后的部分了,剧情和行文结构都有大修整,所以拿旧文说事的希望还是省省吧。


还有那两张匪夷所思的插图,我发的时候就说会有误导倾向,会给人感觉穆死了,或者沙穆被虐。那段剧情我后来删了一部分(因为拖沓了),还改了一部分(为了更符合穆的性格),所以两张插图我连存根都删了。


说完了直接反驳证据,我来说一说我对“写同人文”的看法。


我不知道圣圈的规则,但我知道老圈会有很多雷区。原谅我没有一个个去了解(因为我了解到一半发现全部避免是不可能的,就像我喜欢写全员,有时候有多cp,总不能保证文里的每个cp都对所有读者的胃口吧——虽然往后的计划基本是全员原著友情向脑洞),但我认为,既然是同人,人物性格就必须还是那些人物的性格,同人,不过是把相同人物拉到其他情景下的再演绎,他们还是他们,性格还是那些,只是在不同情景下会有不同的表现而已。这是不可逾越的底线。如果有所逾越,要么是纯粹的EG(请写明),要么就是诡异跳脱OOC什么的。


同时,关于二设,如果是建立在对人物性格详细了解、揣摩后推断出人物可能有的二设,并且还能给人物增光添彩的,我认为是可以适当有的。但之前食堂曾经有1个小时在群里拼命分享雷文,什么嘴炮沙加,骚浪贱穆,人称混乱阿布,虐弟狂魔撒加……为什么只有1小时,因为食堂最后也说她分享不下去了,她也受不了。


那些都特么什么玩意。这种所谓二设,抱歉,太太不是你爸爸,原作才是。


但是,也有人吃,而且很吃这种二设(具体请看某lof热文评论区)。


这就来到了我要说的关于此分论点的最后一部分:同人文的创作与阅读态度。


首先,对我来说,对我来说,对我来说(重说三),我之前说过的原则,即人物性格还原,是底线。


其次,二设和OOC,不是太过分太跳脱(就像我刚才说的什么嘴炮骚浪贱……不说了想想就恶心),特别是在paro时空的文下的,不可避免的会有,合理即可。


第三,剧情。我认为,作为一篇完整的文,不能因为它是同人,改编构成此文完整性、丰富性和逻辑性的所有要素。就像某段剧情,你觉得虐,但每个人对角色的解读不同,作者也许就认为,这已经是这个情境下最合理最合适的人物抉择。有人说那你可以不写这种题材啊,我觉得这种思维很强盗:我是作者,我用我喜欢的人物,努力尊重着原设写一个结局并不会坏的合理的故事,还需要你告诉我我需要写什么了?你不喜欢,不看就是了。


所以我也不理解那些因为甜文虐文肉文清水文掐作一团的人,各类文之所以存在,必然是因为有其受众,况且cp、文类这样的东西,狭隘点说也是有些圈地自萌的。真有角色粉想尝试一下对面口感的时候,望一眼,能接受,就过去玩一玩看一看,不接受,回家找亲友啊。


同理,我要这样回应槽我故意虐角色的人:


①你并没有(我可以肯定地说)看过我所有文,所以,在这断章取义的截图前,你没有发言权;


②即使我是真的有目的有步骤有框架地在写一篇虐文(且虐不虐我都会提前说),我也是在写一篇还原人设的合理虐文,你不爱看——我也多次写过,且现在都还在提——右上叉叉。为这种事动槽动手,说实话,我挺心疼你的,毕竟我不会理你啊,你还来槽来骂来撕,那多累啊。


顺便,必须在这里感谢与我探讨文章桥段合理性和人物性格还原度的各位读者,谢谢你们的理智、包容和渊博学识,虽然有时候有些汉子妹子说话很直接,但我喜欢这种探讨过程,热情而理智。


第四,关于paro。


我之前写过很多足小的paro,那个时候(包括现在我回去看)也不觉得很违和。这点我在最近发在lof的剖析(就是被食堂再次断章取义的那两篇自我剖析)里都有提到,因为我任务足球小将里的所有未来都是未知的,人物的走势也是可以各种不同的(比如之前我们都在猜高桥会不会让岬真去巴黎圣日耳曼……),所以把这种充满希望和未知的人物放进同样充满未知的世界架构里,我感觉不到违和。


但是圣斗士,我改过那篇星战背景后我就感觉很违和了,古风那篇纯粹就是画完图后自己瞎写的,写完也是哪里看哪里奇怪。我在剖析里也有说,因为我在心里已经接受了他们就是圣斗士,战斗是他们的一部分,由战斗补充和形成了一部分他们的性格,所以我自己没法接受完全脱离原设的架空(比如我会保留部分属性,像穆的第六感,修罗的手刀,米罗的毒指甲),之前写过一篇纯校园的开头但很快就被我全删了——我自己觉得很违和,写得不高兴,所以,不写了。就这么简单。


寻之前有说过原著向的已经被写滥了,梗也都被玩得彻底了,所以大家都在写paro了。不过,我并不是个文手,我只是个自己想写想画了就跑去写去画的人,所以我不在乎是不是有人已经玩烂了某些老梗。还是那句话,写文嘛,paro也好,原著向也好,自己写的开心和顺手的话,读者也能接收到作者的心情跟着一起体会到那种感觉。为写而写,那是文手做的事吧,可惜我这种特性注定成为不了文手。


哦,还有,星座偶像的文我不会写了,食堂,这就不能说我抄袭你创意了吧。


⑤最大也最难说明的疑点:抄袭


之前为了三次元的事经常查资料,泡各类网站,就找了许多讲关于图画侵权/抄袭/参考/借鉴等的区分、定义的文章看。荤羊太太的这一篇我感觉比较好懂也算详细的,我把知乎原地址分享如下: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8270346


直接截图一些关于食堂甚至珍心珍愿怀疑我抄袭盗图的、所可能涉及到的那些点的原文与问答内容。










又及,附上我在食堂挂我的当天,我私信回复她的一段话(之前的微博我销号了,这里是复制截图的我和九儿的记录,就是事发第二天中下午。完整 的在文末。)






九儿说你们已经把她扒出来了,那么请不要为难她,一人做事追一人行不?


有借鉴的图,我真的有接触过的,大家可以在米妙吧我的图楼看见,我都写明白了。其他的,我并不否认荤羊太太所说“创新程度就是如此了吧”之类的看起来很消极的说法,因为我一直自认,我是充满了不足的,特别是画画这种我被迫又放又捡了如此往复了那么久的事情。看了我那么多图,应该能看出我有我的固定画风(没错就是你们都嫌丑的上世纪80年代不懂什么风),但还在摸索上色,所以我依然不停地在练习,各种姿势,各种角度,各种构图,以及各种可能会画到的元素。是或不是,有或没有,抄袭还是参考还是借鉴,永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这是我的一课,而我的选择是面对质疑,检讨自己,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而且现在网上各种角度练习、素材参考的图那么多,珍心珍愿,说句难听点,你算老几我就去抄你的?我之前还在4人群里说过我觉得你画的人体有时候都是有问题的,我干嘛还去抄你?我知道你老人,你资历深,那又怎么样?我说过我参考的感觉是c妈的图,我要抄也抄的是c妈吧!而且我还写出来有参考了,你能不能不要自我感觉太良好。星光吧大版又怎样?


说白了,自己几斤几两自己最清楚,所以图我基本都会说参考或借鉴自何处。我是再度捡起画画不久的人,这点我明白得很,但你这种自我加戏的行为真的让我觉得特别恶心。什么前辈,自己写过沙妙撒妙然后说这是年轻不懂事的产物大家不要介意,然后就开始以一副圈内大佬的口气挂人?


我说过的话我全承认,一字不改一字不删,你被唯粉挂心里烦现在我出来怼你又怎么样,你什么心情关我事?反正你在这件事上没尊重过我,我何必顾及你的感受?笑死。


最后,感谢之前没有马上转发微博后踩我入土的所有互关的圣圈好友们,特别是私信问我发生了什么,愿意听我慢慢说,甚至直接告诉我“我相信我认识的你,你是什么身份我不在乎,毕竟我们也许这辈子都不会见面”的那位cp粉好友,虽然我们认识并不久。


在我心里,他人如何论我,我可以不管,但那时,在我心里,我关心的是,她们三个好不好,圣圈是否依旧欢乐且平安,同时我不愿意在我还未弄清楚自己的疑惑之前,贸然做出或许会误导他人的回应。这是对信任我的人的不负责,也是对她们的不负责。可是现在我选择回应,这就已经说明,在我心中的某些东西消散了,破碎了,彻底完结了,就像一位cp粉好友说的,你已经看清她(们)了,也得明白了自己现在得干什么。那家伙说话有时候有点刺,但在理,我挺喜欢挠她。


至于那些不分青红皂白立转立踩立双开,断章取义不加思考狂上死刑的人,我也表示理解。网络就是如此,谁也没有义务花自己的时间细细了解一个不相干的或许这辈子也无实际交集的人,但我自己是相信,正如那位刺毛同好所说,之前的事都已是之前,现在我们要做的事情是好好做自己,同时示正后人。后半句显得如此标杆,但前半句,做好自己,我一直相信着,包括现在出来发这篇长声明也是的。至于你们愿意相信怎样的道路,愿意走怎样的途,我也无可能管。愿常顺意。祝君幸福。总而言之圣圈不会因为撕逼而更繁荣昌盛,更不会因为挂人而威名远扬。你们接着撕,圣圈能因为撕逼扬名立万,也算你们本事。


最后在这件事里我终于可以坦荡地说出:该我的错,我已全部承认;该我的罚,我也全然接纳。但我未做之事,不好意思,绝不屈服认错。


微博已退,lof这个页面不会再更新只放这篇声明让你们随便视奸,图我更是一张都不会删,不该我做过的事我绝对绝对不承认。而只要依旧爱着SS,我不怕没有可以交流的同好。至少三次元我有发现了好几个隐藏的了,三次元里啊,该做的事多的是。


离开ky伪粉公车粉以及戏精,安静修炼,挺好。


以上。


【下面是4月21的我和九儿聊天记录,这就是我当时的想法。现在看来我也真是天真。】



























评论

热度(1)

  1. 阿列克谢De la poussière 转载了此文字
    马 原来这位就是信使尘!